闲鹤.

感谢你们等我成长♡

欢迎扩列,企鹅号:2380058106

宣群:全职语C641570554。

沉迷喻黄/黄喻/昊翔

其他我吃的cp赶鸭子上架或许能写_(:з」∠)_

【黄喻】Tie up(内含囚禁,捆绑,避雷)

表达我对黄喻被all喻淹没的怨念
黄少黑化
慎入慎入慎入
中二病病发的产物
ooc ooc ooc
不能接受也请不要喷,有什么问题可以私我♡
——————————————————
  夜色浸染。

  天空暗成一片,就像被一块黑色的幕布蒙住,密不透风,沉重令人窒息。无数阴晦在黑暗中滋生,飞速生长壮大,盘踞在阴暗处,无声无息将人吞噬。

  喻文州就站在宿舍外的微暗路灯下,微微笑着。这样的笑容,一度让黄少天痴迷。就是这样的喻文州啊,引诱着人一步步堕落,沉沦。就如陷入泥沼,越挣扎,沦陷越深。

  黄少天没有想过挣扎,他沉沦得本就够深。

  将黏着在喻文州身上的目光移开,才发现他身边还有个人。

  王杰希?黄少天眸中凝聚起风暴,喻文州身边怎么总有这么些苍蝇?真是碍眼!喻文州是他一个人的,只是他黄少天一个人的,任何人都不能觊觎,任何人,都不能靠近他半步!

  抽出一支烟点上,这样的黄少天有些颓靡的意味,深吸几口,眸中暗藏的戾气才渐渐压下。

  路灯下的交谈已接近尾声,手中的烟也即将燃尽,将烟头碾灭在窗台的时候,黄少天看见王杰希凑到自家队长耳边,不知道说些了什么,喻文州没有避开,笑得很开怀。

  黄少天觉得这一刻全身的血液都凝滞了,僵了好一会儿,才僵硬地松开手掌,烟头被捏得不成形,不受控制坠落到地上。僵硬挪动着身躯,急急又塞了根烟在嘴里,烟雾缭绕。喻文州已经不在那里了,大约是回宿舍来了。

  名为理智的弦紧绷着,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占有他,占有他!”

  喻文州,我控制不住了。

  门外走廊里不疾不徐的脚步声愈来愈清晰,虽轻缓,但每一声都像是敲击在黄少天心头,每一下,都让心脏酥麻颤动。

  黄少天默默数着时间,忽地拉开门,将恰好走至门外的喻文州拉入怀中,狠狠吻上他的唇,左手紧箍住他的腰身,右手扣住他的后脑,极为强势的掠夺喻文州口腔中的津液。

  喻文州猝不及防,呼吸间萦绕着浓重的烟味,被呛得呼吸不稳,一时竟没有挣开黄少天的束缚。

  黄少天很少抽烟,因为喻文州不喜欢,他对烟味很敏感。但焦躁时黄少天偶尔也会来一支烟——比如看见喻文州和某人过分亲密时——以平复心情。

  但是今天靠一支烟显然不行,他暴躁得快要疯掉。

  舌在喻文州口腔中肆虐,凶狠地攫取口腔中的空气。强迫喻文州的舌和他的纠缠在一起,用力吮吸,里里外外烙上自己的气息,仿佛宣告着所有权。不像是在接吻,更像是一场侵略。

  或者本来就是一场侵略。

  血腥味在舌尖绽开,黄少天这才放开喻文州,因为方才的激烈的亲吻,两人唇间拉起一条暧昧的银丝,断在喻文州嘴角。黄少天心情似乎好了不少,低低笑了两声,凑上去舔掉。

  喻文州还在平复呼吸,这突然发生的事情使他的大脑有一瞬间空白。不经意间撞进黄少天眼中……那里面有近乎扭曲的疯狂与偏执。这让他稍稍清醒了一些,慌忙移开眼。

  黄少天受够了他这种类似逃避的行为,将他禁锢在怀抱中。声音暗沉低哑,“文州,你别想逃。”狂风暴雨般的亲吻劈头盖脸而来,喻文州躲不开,只有被动承受。黄少天自然能清楚看出喻文州的勉强——他眼中没有半点与他相同的欲望,甚至眼神清明,没有半点迷离。

  这让黄少天有些痛苦,但也让他更加偏执。

  不愿意……就绑到愿意为止。

  喻文州是他的,是他黄少天一个人的。

  喻文州的所有,喻文州的一切,都是他的。

  喻文州感到手脚发软,惊讶地看向黄少天,“什么时候……”黄少天将他横打抱起,“烟里面……面对队长,我总是要做好万全准备的……以队长的机敏,太容易逃掉了呢,但那是不可能的,你是我的……”鼻尖亲昵蹭了蹭对方的,忽而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像是小孩子得到自己心爱的礼物一般。

  “你逃不掉啦。”

妈耶开头像小学生作文
文笔稚嫩_(:з」∠)_
有一句苍蝇什么的剧情需要,剧情需要,别打
悄悄说一句后面开车_(:з」∠)_
我尽快写完尽快发_(:з」∠)_

评论(16)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