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鹤.

感谢你们等我成长♡

欢迎扩列,企鹅号:2380058106

宣群:全职语C641570554。

沉迷喻黄/黄喻/昊翔

其他我吃的cp赶鸭子上架或许能写_(:з」∠)_

【喻黄喻】妄想症

对象总爱写刀,我就不明白了写刀有什么快感吗
所以这一篇,是刀
————————————————————
  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西餐厅的双人座,对着玻璃面整理衣服,又理了理领带,把玩着手中的小盒子。嘴角勾出一个浅浅的弧度,温温柔柔的,有种文质的秀气。

  落地玻璃窗外是夜色,并不安静,流动的光点亮整座城市。万家灯火,他在等他的心安处。

  男人转过头,服务员小姐正善意的对着他笑,眼睛弯成一对月牙,“是在等女朋友?求婚?”

  男人露出一个微笑,笑容中带了几分羞赧,“嗯,在等男朋友。”

  服务员小姐似乎有些惊讶,随即释然,对男人眨眨眼,“花瓶里我帮您换一枝红玫瑰。介意告诉我您和爱人的姓氏吗?”

  “谢谢。我姓喻,他姓黄。”男人笑笑,分明是很成熟的打扮和气质,居然笑出了些少年感,眼里似乎有碎光。

  服务员小姐走了。

  喻文州想起他与黄少天的过往。那年夏天的初遇,蝉声聒噪,少年一身锋芒,比蝉更聒噪,他挥挥手,说,我是黄少天,未来的剑客第一人。喻文州记起自己当天穿着白色T恤,太阳在背后炙烤着大地,他逆着光,说,我是喻文州,你未来的队友。

  这条道路艰难险阻,荣耀是需要天赋的,手速的缺陷只靠勤能补拙是不够的。黄少天那时候是真的轻视他,虽然没有太多的恶意,总归是对他不在意的。

  可后来他们就真的成了队友,自己甚至成为蓝雨的队长,那时候经验不足,难以服众,黄少天是第一个叫他队长的,背着他跟所有队员PK了一次。有最能挑事儿的刺头护着,也没人来找他麻烦。

  再后来他们在一起了,黄少天先表的白,少年有一往无前的勇气,他的爱张扬而热烈,要展示给全世界,所以很快全联盟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了。喻文州无奈,并不阻止他,好脾气的笑着陪他秀。

  黄少天其实是个很细心的人,他知道喻文州经常练习或者复盘到很晚,总会给他带宵夜回来,他隐没在黑暗中,只有电脑的显示屏发出莹莹的光亮,黄少天会穿越黑暗,给他送一口还热着的宵夜。

  幸福也就在点点滴滴里。

  他们一起拿过冠军,打过世邀赛,先后退役……谈了快十年的恋爱,感情一直很好。于是喻文州买了戒指,他想向黄少天求婚。

  窗外流动的光点变得稀疏,夜色更浓,可黄少天还没有来。

  喻文州看了看时间,犹豫着给黄少天打了电话,回应他的是冰冷机械的女声。他一下子慌了神。

  今天他约在这里,黄少天应该是料到了他要做什么的,他说过会来。那黄少天到底是不愿意还是……出了事?

  喻文州坐不住了,起身往外跑。正撞见刚进来的叶修和苏沐橙。

  “叶修前辈,沐橙,你们能联系上少天吗?”

  叶修的表情先是惊讶,他说,“少天?”然后变得很复杂,接着流露出一丝悲伤,喻文州大脑空白了一瞬,转眼去看苏沐橙,却发现苏沐橙也是红了眼眶。

  他感受到危险,后退了一步,想要逃避。

  可叶修不给他机会,接着又说:“少天,你清醒一点,喻文州他已经死了!”

  这句话像一道惊雷,他的世界在眼前崩塌。鲜血,碎玻璃,救护车,记忆似乎又清晰起来,有人在说话,“少天,好好活下去……”

  他开始发抖,眼眶微红 “叶修前辈?你在说什么,我好好的啊,少天他是不是出事了?我联系不上他了……”但还是强迫自己把话说完。

  苏沐橙开始打电话,叶修向他走了一步,拉住他的胳膊,“文州,我带你去找少天。”

  他乖乖跟着走了,门外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夜色也跟着浮躁。

  他想起喻文州对他求婚那天,也是这样的夜色。

  喻文州点点他的胸口,说这是我的心安处。

  黄少天恍恍惚惚跟着叶修走,倏然发现喻文州站在马路中间,一如既往的温柔浅笑。

  他推开叶修,朝着喻文州奔去,那是他的心安处……

一个暴躁阿策
文手拿画混更系列,容我占个tag,其实根本不会画画
明天开始码字
对不起

忘了说,我被禁网了,暑假寒假可能会发文

这是一个正经的群宣

大家寒假没事就进来看看嘛

朋友,你听说过荣耀吗?

“朋友,你听说过全职高手吗。”

兴欣
兴欣之火,可以燎原。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霸图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霸图的目标永远只有一个,冠军。

微草
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这样不可阻扰地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轮回
我相信轮回始终可以获胜,无论对手是谁。
大家..都很出色。

蓝雨
我们还有很多属于蓝雨的夏天。
剑所指的方向,诅咒也如影随行。

虚空
盛宴鬼舞,巅峰虚空。
虚空可以六年没有最佳组合,却不能一秒没有双鬼。

雷霆
无论未来在哪,我的心中始终会有雷霆的烙印。

烟雨
我会用我最柔软的肩膀,撑起整个烟雨楼!

百花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

嘉世
前辈,嘉世没有倒!
============================
新群没什么人,空皮很多,都点进来了真的不进群看看吗?

来个弧短气好不会嘤嘤嘤的老韩教叶修做人
诚邀韩文清队长入群搞叶修
诚邀韩文清队长入群搞叶修
诚邀韩文清队长入群搞叶修
(叶修真的非常需要您

群规
1禁黄豆禁玛丽苏,不禁白,不禁表情包,颜表适量,不禁cp。
2记得带套,句号算套,皮下带b
3不可重皮,开卡拟(等身设定)性格默认随主或着写人设发相册 不开原创 第二次改皮交审核戏150+
4崩皮适度 注意言辞
5法定节假日解禁,晚九点解禁到早八点
6请遵守群规,违规三次diy200+

门牌号656959440
或者图最后一张扫码也可以

以上,欢迎您的到来。

tag打不下对不起

我爱喻文州,我写不出来生贺,我有罪,我惭愧,我向组织来谢罪_(:з」∠)_
呜呜呜他太好了我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我爱他

新年快乐,我去上课_(:з」∠)_

【韩张】心跳频率

关于表白
ooc预警
希望不会撞梗,觉得这个超可爱
我大概是个段子手吧:)

按理说这个点霸图训练室是没有人的。

  霸图的作息向来准时,夜间八点,队员应该在宿舍休息。

  训练室没开灯,唯一的光源是霸图队长常用的电脑,屏幕上大漠孤烟正进行基础的跳跃翻滚训练。光随着场景的变换映在韩文清脸上明明灭灭,韩文清严肃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就像进行着一场严肃的比赛。

  训练室的门被敲了三下,按敲门的频率和脚步声推断是张新杰。韩文清置若罔闻,手下不停。

  张新杰走近站定,推了下眼镜,“队长,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韩文清依旧没什么表情,屏幕上正在奔跑的大漠孤烟脚下一个踉跄。

  测评结束。

  韩文清侧身看向他,“什么?”张新杰又推了下眼镜,“根据观察,队长在和我独处时心跳会加速,训练时错误率比平时高百分之零点二,注意力明显不集中,和我说话目光会不自然飘离,口误次数增加,”

  韩文清没做声。

  “根据心理学研究资料,以上表现说明研究对象正进行一场暗恋,”张新杰顿了顿,“那么我是否可以认为,韩队,你暗恋我?”

  韩文清板着脸,像一尊雕塑,一动不动。

  良久,雕塑才哑着嗓子开口:“我喜欢你,新杰,喜欢很久了。”韩文清认真地看着他,耳尖悄悄泛红。

  韩文清这辈子大概都没这么紧张过,大脑一片空白,手心里全是汗,肢体僵硬,他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微微颤抖。

  虽然他一脸严肃看起来像是在和副队讨论战术。

  张新杰轻轻点了下头,“我知道了。为了不影响训练进度,我答应你的告白。希望队长以后能减少失误次数。”耳尖染上意味不明的红。

  韩文清觉得自己踩在云端,神思恍惚,只觉得不真实。一种名为喜悦的心情溢满了整个胸腔。

   说到底,威武雄壮的汉子也是第一次谈情说爱,青涩得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

  他拉起心上人的手,郑而重之的答应。

  但结果是失误更多了。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哀叹一声自己可能是个垃圾

【喻黄】田螺姑娘(划)咸鱼王子喻文州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田螺姑娘一样的路数
别开枪,我爱喻文州
ooc


  黄少天买了条鱼,蓝色那种热带鱼。
  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养条鱼了,也许是因为养鱼比养别的什么动物方便,也许是因为路过那家店今天打折。店长神神叨叨告诉他这条鱼与他有缘,能给他带来好运……黄少天看着鱼缸里慢吞吞游着的鱼,觉得自己被忽悠了。这又不是只锦鲤。

  他叫那条鱼喻文州,你问为什么?店长给起的,天知道一条鱼为什么要起个人名儿。呸,天也不知道。不过这名儿挺好听。

  黄少天就捧着他那条鱼欢天喜地回家了,他那小破房子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住,冷冷清清的,有条鱼生动活泼了不少。

“哎喻文州热带鱼要怎么养啊,温度是不是得调到热带温度?不是我这怎么调啊,难道养浴缸里?烫熟了怎么办?”黄少天把鱼缸搁电脑桌上,开了电脑搜索热带鱼的养法,“我去!这还要海水喂养,还要过滤器,这么娇贵的吗???那老板卖我十块???果然是忽悠我的吧!!”

  黄少天与喻文州对视,开始考虑退货或者能不能吃。

  当然他还是好好养着这鱼,买了大鱼缸加热器过滤器装饰水草。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呢,少天er。╮(╯▽╰)╭

  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黄少天经常跟喻文州唧唧歪歪,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虽然黄少天一个人自言自语也能叽歪一整天,但是有人听着还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唔,虽然听众只是条鱼。

  “文州我跟你说我妈又催我找个对象,她儿子才多大啊她就着急抱孙子啦?我连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这太过分了!”

  “完了喻文州我真的想找个对象了,天天累死累活回来还要洗衣做饭……啊当然这种事情也不能一直让女孩子做……能有个人分担一下也好啊。”

  “喻文州我今天回来又路过那家卖观赏鱼的店了,哈哈哈哈哈果然倒闭了吧瞎叫价。幸好我把你买回来了。”

  黄少天继续叨叨,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喻文州眼里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于是第二天黄少天回家后整个人都是懵逼的。桌上摆着一桌饭菜并且屋子里干干净净整整齐齐。黄少天:????????

  黄少天面无表情“啪”的一声关上了门,后退,抬头,看一眼门牌号,再开门。

  “卧槽文州我们家进贼了??贼也不是这样的啊!”总之黄少天觉得这天十分魔幻,比王杰希看的那什么巴拉拉小魔仙还魔幻。

  黄少天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浑浑噩噩吃完了饭。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浑浑噩噩洗完了碗。又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浑浑噩噩洗完了澡上床睡觉。

  喻文州悠闲地在鱼缸里吐泡泡,顺带吐槽黄少天忘了喂鱼食。真可爱。边想边吐了个心型的泡泡。

  黄少天连续几天都遭遇了同样的事情,他已经冷漠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个屁啊!卧槽闹鬼啊青天白日朗朗乾坤闹这事儿太他妈吓人了!!!(╯‵□′)╯︵┻━┻

  “老王我跟你讲就是这么个情况,来来来来你不是会看风水会算命,捉鬼也是小事情对吧?你到我家给我看看算我求你行不行?”

  王杰希觉得他有病。

  但是最后还是被黄少天生拉硬拽拖去了他家,打开门的一瞬间,迎接他们的是一张苏炸的笑脸。喻文州穿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少天?你回来了?”

  王杰希扭头就走。妈的黄少天,我从来没见过虐狗还这么画风清奇的,本王以后要是还相信你,本王就回大山深处修道去。

  喻文州抓住黄少天的手,“还敢往家里带男人?嗯?”

  黄少天一脸懵逼。卧槽帅哥你谁啊你怎么在我家我往我自己家带男人怎么了啊呸这话怪怪的不是王杰希你快回来救命啊!!!!!!!

  然后他就被就地正法了。



大概是几百年前的东西
好像删过一次
混更
之后会很忙,因为成绩不太好_(:з」∠)_
不知道我的脑洞猴年马月才能填完_(:з」∠)_

Tie up后续

  喻文州微弯下腰,冲掉白瓷碗上的泡沫。

  黄少天站他旁边吃水果,喂喻文州吃一块,自己再吃一块。吃东西也堵不住他的嘴,含混不清的讲其他职业选手夏休期去哪儿了干什么了。

  将餐具都放入橱柜,被黄少天从身后抱住,喻文州转身和他面对面,借着两厘米的身高优势在他唇上碰一下,将背后围成圈的两只手分开,握住他两只手腕按在水槽里冲洗。“手先洗干净再抱。”

  黄少天任他摆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喻文州“嗯好的好的队长我记住了。现在干净了你总没有理由推开我了吧。”喻文州无奈笑笑,带着身上挂着的大型挂件回客厅。

  现在他们在黄少天的房子里,几日前黄少天囚禁喻文州的地方。几日的疯狂还历历在目,虽然过程不太好,不过结局是美好的,不是吗?

  房子很新,没有什么生活的气息,毕竟平时都是住在蓝雨的宿舍,很少往这儿来。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些天住在这儿,才让房子有了点人气儿。

  黄少天抱着喻文州蹭,“队长你不知道你那天吓死我了,失而复得的感觉真好。”

  “嗯?我觉得少天更过分啊,还不准我稍稍报复?”喻文州扭头看他,笑意微微。“我生气的主要原因,少天,我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才是‘上位者’。”

  “所以我准备好了一切准备向你告白,然后顺理成章在一起。”喻文州面露无奈,“但是很不巧,你也是这样觉得,并且……行动速度比我快了那么一点。理想与现实的差异太大,略有点气不顺。”当然也有别的原因,但是这个就没必要让少天知道了。

  喻文州揉一把正可怜兮兮望着他的黄少天,“不过啊,现在我觉得无所谓了,和你在一起就够了。”

   “少天,我喜欢你。”




♡♡♡♡
好的那么后续也完了,也就是完善一下不清楚的地方,看来我这个毛病是改不掉了。
应该说正文部分是黄少天视角,所以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这个迷之后续算是喻文州的真正想法,起到补充说明的作用。
谢谢小可爱们的支持,群么么

【黄喻】Tie up(内含囚禁,捆绑,避雷)(三)

表达我对黄喻被all喻淹没的怨念
黄少黑化
中二病病发的产物
ooc到自己都害怕





再清醒过来房间里还是暗的,喻文州眨眨酸涩的眼睛,捕捉到从暗色的窗帘中漏出的几缕光线。黄少天与他四肢交缠,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喻文州皱眉,黄少天那玩意儿还在他里面,已然是勃发的姿态。

  喻文州懒得理他,昨晚被他折腾狠了,没力气动弹。

  “队长……”黄少天嗓音低哑,“你醒了?昨晚你晕过去之后我就抱你去浴室清理了,不过没忍住……”

  喻文州不言不语,挣开他的怀抱。黄少天眼神陡然变得暴戾,紧紧将人箍在怀中,喻文州闷哼,那玩意儿又挤进去一点。“喻文州,你别想离开我……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永远……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喻文州抬手,晃晃手上的链子,“你想靠这个留我一辈子?”

  黄少天罕见的沉默了。也许这样是很卑劣,但……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办……他不是没有明示暗示过喻文州,而喻文州总是轻轻巧巧带过,他不能逼得太紧……否则连朋友都没得做……

  昨天……是他冲动了,这样一来,真的连朋友也没得做了……不过,这个人还在,他逃不掉,如果喻文州对他真的无法产生感情,那么……他也只能拴他一辈子了……

  喻文州看着他愈渐深幽的双眸,面色平静。

  不知道谁的手机响了,黄少天拿起来一看,王杰希。放开喻文州,左滑接听,意味不明看了喻文州一眼。“喂?”

“黄少天?”对面顿了顿“喻文州在你那儿?”“不在我这难道在你那?”“他人呢?”黄少天恶意满满笑了两声,“你猜。”说完挂了电话随手一扔。

  黄少天清楚看到喻文州眼里的不满,但是喻文州不开口,他也懒得自讨没趣。顾左右而言他,“队长跟王杰希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好得我都吃醋了呢。”黄少天翻身伏在喻文州身上,捏着喻文州的下颔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那双漂亮的眼睛似乎隐含怒火,“与你无关。”黄少天捏着喻文州下巴的手不觉加大了些力度,他哑着嗓子,“队长,你这种眼神对我来说……更像是春药……”

  自然又是满室旖旎。

  王杰希其实是不想掺合到喻文州黄少天两人中间的,黄少天对喻文州死缠烂打,显然喻文州对黄少天也有意,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没有接受。喻文州明里暗里拽着他当挡箭牌,他一边被喂狗粮一边不知道受了黄少天多少眼刀。昨晚喻文州约他讨论战术,完了之后随便聊聊,聊着就聊到黄少天,这时候喻文州嘴角弧度上扬,眼中闪烁着的光芒显示出他早有算计……

  王杰希看着被挂掉的电话若有所思。既然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那说明喻文州的目的应该是达到了,那为什么黄少天还甩脸子给他看?计划出了问题?或者有什么变故?王杰希略一思索,整合出喻文州的计划,发信息给黄少天。

  怨不得他把喻文州卖了,这也是为了喻文州日后的幸福么。顺便报了喻文州总拿他挡箭的仇。手机关机,锁在抽屉里,继续自己的训练。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了。

  黄少天安顿好累得睡过去的喻文州,着手准备两人今天的午餐,胡天胡地一早上,已经有半天没进食了。自己做是没问题,但那也只有自己下得了口,黄少天终于想起了被抛弃的手机,打算订个外卖。

  有几个未接来电,留在俱乐部的几个打来的,大概也就是来问问他去哪了,不过夏休期回家或者旅行去的也不少,他的离开,不过是突兀了一点,也没什么好在意。

  手机光屏快要暗下去,黄少天却迟迟没有动作,备注为辣鸡王大眼的信息依旧好好待在通知栏里。黄少天脸色阴沉下来,这个王杰希有完没完,一直在喻文州跟前晃悠,现在找不到喻文州,就在他面前晃悠么?真当他黄少天没脾气吗?之前就应该直接拉黑!在光屏暗下来之前,黄少天还是点开了信息。他眼神里带着点不屑与嘲弄,似乎根本没将王杰希放在眼里。

  而点开信息,原本半眯着的双眼陡然睁大,全身血液上涌,在大脑中沸腾,脑海中的小人早开始上蹿下跳兴奋过度,可身体却僵直无法动作,只有死死盯着那一个个文字,似乎要将它们烙进脑海。

   黄少天的手微微颤抖,似乎连手机都拿不住。喻文州也喜欢自己!喻文州打算向他表白!

  欣喜若狂。

  可骤然一盆冷水泼下来,原本炽热的情绪骤然凝冰。

   他对喻文州做了那样的事……喻文州会不会厌恶他?黄少天想起方才喻文州的眼神,分明带着怒意。

  手机的光映照在黄少天脸上,莫名显得苍白无力。双腿僵硬麻木,从看信息到现在,他一步也没有挪动过。黄少天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现在补救,还来得及吗?

  大约是下午三点,喻文州才醒过来,黄少天忙将热过又晾到合适温度的粥端来,拿着勺子凑到喻文州嘴边,喻文州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拒绝,张口吃了。

  现在的场面还真是奇怪,喻文州靠坐在黄少天床上,正被黄少天喂食,黄少天一反既往陷入了沉默。

  待喻文州吃完,黄少天才微微低下头,忐忑不安嗫嚅着开口:“队长……我都知道了……”

  喻文州顿了顿,抬头与黄少天对视。那双一贯盈满笑意,宛如一汪春水的眸子此时平静如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黄少天有些慌了,急忙又补上两句,“队长我错了,我不该对你做……这样的事,可我是真的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对不起……”

  喻文州笑了,眼中似乎带了点嘲弄,“黄少天,你觉得一句对不起,一句喜欢我,就足够了?”

  黄少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面上的血色尽数褪去,绝望蔓延到四肢百骸,使它们僵硬,失去知觉,唯有紧攥着的右手感受到指甲掐入的疼痛。

  心不断向下沉去。

  喻文州突然伸手拽住黄少天的衣领向自己的方向拉,黄少天站立不稳,被拉了个踉跄,双臂撑在喻文州身侧才没有压到他。喻文州仰头极快地在黄少天唇碰了一下,又迅速推开他,笑意微微,

  “你还得对我负责。”

——END——


终于写完了
信誓旦旦跟我小同桌说这篇文两三千字完结,结果写了五千多……
才不会告诉你们这篇文八月就开始写了,低产程度可见一斑
发文之后本来打算尽快写完,近期事太多,就…稍微拖延了一下…
还有个小小的后续解释一下不太清楚的地方,大概几百字
大概是我第一篇完结的文,妈呀太激动了我要买个蛋糕庆祝一下
感谢看着我这尴尬文笔支持我的小可爱们,比心心♡